• 改革開放40年網上展廳
  • 改革開放40周年
  • “新時代楓橋經驗”專題
  • 2018年首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
  • “共建共治共享·平安廣西故事”微電影微視頻微動漫比賽作品展
  • 全國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專題

設為首頁    |    收藏本頁

父親的點贊(作者:廣西監獄管理局 劉凱黎)

2019-06-18 17:32:45來源:廣西法治日報責任編輯:賴冠宇 (本文版權所有,未經授權,禁止轉載)
□劉凱黎
 
  最近我多了一個“粉絲”,在我的微信運動主頁,他每天都會來為我點贊。每天運動的步數越多,排名越靠前是容易獲得點贊的,而我每天行走的步數只有區區幾千步,在步數排行榜上居于末尾。怎么也會有人樂此不疲地為我點贊呢?我納悶。當微信提示有點贊消息時,我點進去看到的總是那個熟悉的頭像,我給他設置的備注名是——俺爹。
 
  我的父親是三年前開始運動的,起初是為了減肥,后面發現了運動的益處,便堅持了下來。過年回家,我幫他啟用了微信運動的功能。之后,他運動的積極性更高了,平均每天行走近兩萬步,長期占領諸多好友的封面。在他收獲多數好友點贊時,我似乎也找到了他連續一個月為我點贊的答案。每天步數排行榜一公布,大家的關注點始終會集中在前幾位。而對于排名幾百名外的,則全然無興趣查看,更別說去為他點贊了。但父親會一直耐心地拉下頁面,仔細地盯著屏幕,找到我的頭像,然后給我一個贊。看著我頭像旁那顆小紅心,我終于知道了,點贊對于父親來說,是向我表達關愛的一種方式。
 
  在家里,我從小就懼怕父親。他是個主觀意識很強的人,總希望我能按照他的要求去做事,我擰不過他,時而與他冷戰。他會堅持己見認為我抗壓能力差,我也毫不猶豫給他貼上了“專政”的標簽。
 
  讀高中時我離開父母,只身一人到縣里的一所寄宿制學校就讀。這也是父親的主意,他認為我不能做溫室的花朵,要自己學會獨立。學沒學會獨立我不好說,但我知道自己和父親的關系依舊是那么不溫不火。在高中,我每天都會和母親打電話、拉家常,哪怕只有三言兩語也感到親切溫暖。和父親呢?幾乎不聯系。一天晚上,父親主動打電話,那晚他喝多了,語無倫次說了很多。有一句話我清晰記得:“你每天可以和你媽打兩三個電話,和我卻一個也沒有。以后你也打給我,好么?”酒醉心明,強勢好勝的父親能在酒后對我說出這句話,到底是隱藏了多少柔情?可我當時太幼稚,感受不到他對我那種隱晦的愛。
 
  在我上大學期間,特別是參加工作后,父親似乎改變了許多,不再像以前那樣冷面寡言。天冷了,他會提醒我加衣,叮囑我一人在外要多保重身體;工作上要尊敬領導、團結同事,應酬多了不要酒后開車;告訴我他們身體都好讓我不要牽掛……也許是習慣了多年來和他話不投機的相處模式,對于他的這些關心,我竟覺得是嘮叨,也就找不出更多暖心的話去回應。
 
  所以,父親是想通過微信運動點贊的形式,讓我感覺到他對我的關心和關注。
 
  現在想來,父親至始至終都是愛我的,是我太愚鈍,太后知后覺,對他停留在僵化的認知當中。這既封閉了自己,也堵塞了與父親良性溝通的渠道。
 
  父親給了我點贊,可我要給自己一個差評!父親的點贊傾注他對我的愛,而我一直以來卻習慣了向父母索取,以為他們對我的好是理所當然的,卻忘了為人子女要盡的孝道。父愛無言,行孝不是空頭支票。我唯有用愛去溫暖那顆被我冷落的心,才能對得起他這份沉甸甸的關愛!
 
 

本網及網群刊發稿件,版權歸平安廣西網所有,未經授權,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

桂ICP備11007245-6號 桂公網安備 45010302000246號

廣西壯族自治區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備案許可證 4510020090003 廣西法治日報社打擊“新聞敲詐”舉報電話:0771-6119206 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平安廣西網打擊“違法和不良信息” 舉報電話:0771-6119233 舉報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体彩20选5开奖结果查